「悲剧英雄」长宗我部元亲:躲过信长大军,又遭到秀吉来敲门

发布时间:2020-06-11 已收录 阅读:311次

笔者在前作《明智光秀与本能寺之变》中提及过事件与四国之雄.长宗我部元亲的关係。之前也谈到了他的儿子长宗我部盛亲与关原之战、大坂之战的关係,今次略谈一下这位名声不下于后来的坂本龙马的土佐英雄。

首先顺带一提,现在「长宗我部」一般在日语是「Chō-sō-ka-be」,但在战国时代,似乎读音是「Chō-sō-ka-me」「Chō-su-ka-me」,传教士的译音则是「Tō-su-ka-mi」,而汉字表记上也是林林总总。正确的是「长宗我部」,但不熟土佐情况的人则多有写错,如「长曾我部」「长曹我妻」「长宗龟」等,总之这支自称秦人后代的家族的苗字在当时的日本人来说也是十分难读难记。

说到元亲,很多人会首先想到他有「姬若子」(Himewako)、「四国之盖」「无鸟岛的蝙蝠」等外号。这些大多是军记物虚应故事,自行脑补的。其中的「姬若子」相比之下较为有名,也影响了人们对元亲的形象了解。原本这外号其中一个出处来自其中一个重要的军记物《土佐物语》:

事实上,从以上的内容文脉中不难推想「姬若子」的意思就是指「行为举止俨如女子」的男子,用现在的话就是类似「很娘」。不过,也有史家认为这里的「姬若子」指的,其实是文中描述元亲平时久居简出,像是长守闺房的少女一样,而不是指他的行为举止像个女生。那幺,同时代的人的观察中又能否引证这一点呢?

「悲剧英雄」长宗我部元亲:躲过信长大军,又遭到秀吉来敲门
长宗我部元亲像

元亲老年时参与了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战争,当时与元亲同行的净土真宗僧侣庆念便在日记提到元亲:

庆念这个活生生的观察意外地部分引证了上述《土佐物语》的描写,然而,考虑到当时元亲老迈,又经历了兄弟、爱子先死的失意,是否影响到他的性情也是不可知的。然而综观元亲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书信中,倒是没有看到他在字里行间有很激动的言句。或许沈默寡言(用俗话说的话就是「闷骚」)的确就是他的本性吧?后来的统一四国之举以及晚年制定的《百条家法》也足证元亲做事绝不拖泥带水,应该说是深思细密才对。

另外,在本能寺之变以前,另一个元亲的有名事件就是发生在元龟四年前后的土佐国司一条家内讧事件。当时长宗我部家与属于自己顶头位置的土佐一条家之间处于不和的状态,元亲对一条家动手只是时间的问题,刚好当时一条家出现了问题,让已进一步坐大的元亲有机可乘。

在后世众多的军记物(大部分是以元亲为主角的)中,当时的土佐一条家当家一条兼定就是一个声色犬马,不知世情的二世祖。而且因为不听劝谏,把忠心的重臣土居宗珊杀死,引起了领内的家臣领主不满,最终让元亲乘虚而入。

「悲剧英雄」长宗我部元亲:躲过信长大军,又遭到秀吉来敲门
江户画家歌川芳几笔下的长宗我部元亲

由于上述的部分大多靠军记物来描述而成,当中的细节也已无法找到史料一一印证,我们现在只能肯定的是兼定的确是遭到领内的家臣放逐,最终经过伊予国,再逃到丰后大友宗麟,也就是岳父那边避难。后来在丰后改信天主教,教名「Don Paulo」,更立志要帮助耶稣会让日本成为天主教国家。同时,在丰后生活时的兼定似乎跟传教士们诉说了自己在土佐的遭遇,并且笔录了下来。不难想像兼定的说法跟上述亲长宗我部家立场的军记物的记述截然不同。例如当中提及元亲:

暗杀之说只从传教士的报告中看到,事实是否已不得而知。不论如何,放逐兼定的问题其实十分複杂,除了笔者在拙作中提及到一条兼定的问题,间接影响到后来元亲跟信长的关係外,在这之前意欲扩张的长宗我部家,怎样解决土佐一条家这个份属京都名门分家的地位,也是一个早晚要处理的事。

而上面传教士的报告中,我们知道后来元亲把女儿嫁给了兼定的儿子一条内政,而这里其实多了一层瓜葛。当时一条家的家臣并非一开始便想到要「引狼入室」,内部分成两派做了两手準备,一派联络元亲,另一派邀请了一条家的本宗京都的摄关家一条家当家.一条内基来到土佐调停。

结果上可见,兼定儿子「内政」的名字明显就是来自内基。换句话说,兼定被放逐的事件是一条内基与长宗我部元亲联手介入下处理的,这次事件也让元亲与京都的显贵之间有了接触,也为他在两年后与信长交流留下了伏笔。

「悲剧英雄」长宗我部元亲:躲过信长大军,又遭到秀吉来敲门
描写丰臣秀吉征服四国的《豊公四国征讨图》

不过,元亲虽然借助一条家内部的矛盾排除了一条家的阻力,但一条家的反元亲势力一直在邻国的伊予持续抵抗。而元亲与信长在这方面上也似乎有了协定,对元亲来说一条不能踰越的线,一条家是不能灭的,否则便等同跟信长翻脸(信长与京都一条家的关係良好)。

不过,外交这事情从来不能一厢情愿。元亲在不少书信中提到自己对信长是恭恭敬敬的,但问题是信长却出于自己的需要及计划,让元亲的处境越来越不利。例如死敌三好氏的处理问题便是本能寺之变前夕为止两者不和的最大关键。

最终本能寺之变发生,命悬一线的元亲躲过了信长大军压境的危机,但命运弄人的是,元亲趁信长被杀而迅速统一四国前夕,又遭到秀吉来敲门。最终统一大业还是前功尽废,甚至为了效忠丰臣政权,结果送赔了自己最爱的长子。元亲机关算尽,最终还是在「巨人」面前意兴阑珊,不禁叫人唏嘘。


作者YouTube频道